wellbet体育官网-国产ARJ21交付三大航 听老中青三代和“阿娇”的缘分

  国产ARJ21交付三大航,听听老中青三代和“阿娇”的缘……

  6月28日,中国商飞向“东航、南航、国航”交付ARJ21飞机,这意味着中国第一次自主设计并制造的ARJ21飞机正式入编国际主流航空公司机队。

  三架交付的飞机 供图

  你知道么?ARJ21被中国的机长们亲切的称之为“阿娇”,除了它是国产的以外,在设计中有“飞行员”的参与,更让很多的中国飞行员们,对执飞“阿娇”充满期待。

  ARJ21 试飞 中新社 殷立勤摄

  从“40后”的功勋飞行员到“70后”五星机长再到“90后”飞行员,近日记者走近阿娇的“粉丝”中,东航的老中青三代飞行员向我们讲述了他们对于国产飞机的执着……

  “40后”民航功勋飞行员谢远征:

  “中国的飞机未来一定会走向世界。”

  作为与“共和国同龄”的机长。谢远征曾在祖国的蓝天上翱翔了41年,驾驶过从“里-2”螺旋桨飞机到空中客车A340大型远程宽体客机在内的十余种机型。曾荣获特级安全飞行奖章、功勋飞行员奖章、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以及上海市劳动模范称号等一系列奖励与荣誉。

  功勋飞行员 谢远征 供图

  “细致,把每一件看似小事的事情都当大事来做。”这是谢远征完成24000小时安全飞行背后的秘诀。“一个优秀的飞行员,应该在空闲的时候积极积累自己的飞行知识,只有平时对危险情况的处置能够熟练掌握,真正遇到了,才有可能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决断和正确的操作。”

  2009年,他在东航光荣退休后,来到中国商飞公司,担任正在研制中的中国飞机的模拟机教员,同时作为顾问参与相关机型操控系统的设计与改进。

  功勋飞行员 谢远征 供图

  在这位老人心目中,那些对飞机进行研发的工程师和来学习飞机驾驶技术的飞行学员们都是可爱的孩子们。“他们的素质都很好,文化程度高,肯钻研,关键在于缺乏实战经验。一旦他们有了实战经验之后,我相信这群‘孩子’的提高将会是飞跃式的。”

  他曾经建议“在大飞机的设计团队中增加飞行员,以用户思维来设计飞机,“我相信中国的飞机不但能获得中国飞行员的认可,更会有一天走向世界。”

  ARJ21 试飞 中新社 殷立勤摄

  “70后”五星机长张大奇:

  “ARJ21对我来说有着双重吸引力”

  70后机长 张大奇 供图

  说起与国产飞机的“缘分”,张大奇说,早年他曾执飞过运七(早期国产飞机),而2017年5月国产大飞机C919首飞时,就是他驾驶莱格赛650(EMB135)飞机为C919飞机伴飞的。

  “ARJ21对我来说有着双重吸引力”,张大奇是一二三航空首批ARJ机型转证的飞行员之一。“对于将开飞机作为毕生追求的人,有着国产飞机情怀的人,ARJ21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同时,对于每一个希望挑战和改变自己的人,能够执飞全新设计的国产飞机也很有吸引力。

  70后机长 张大奇 供图

  在张大奇看来,此前的公务机飞行让自己有了很强的适应能力,“公务机每天飞行的机场和航线都有可能不同,所以,需要强大的应变能力”,因此,在今后执飞ARJ21时,飞行上的难度其实是降低的。不过张大奇坦言,对于飞行的安全要求却更高了,这将是自己职业生涯中的一次全新尝试。

  70后机长 张大奇 供图

  在这次的机型转证过程中,张大奇是带着任务去的。“论飞行经验和时长,我算不上最多的。”他直言,但他的身上却要扛起传帮带的职责。

  今后,张大奇还将承担起教员的角色,为此后一批又一批执飞ARJ21飞机的飞行员们传授经验,带徒出师。

  “90后”飞行员徐藤泽惠:

  期待自己能够早日执飞国产飞机

  90后飞行员 徐藤泽慧 供图

  出生于1991年的徐藤泽惠性格活泼,“我爸爸就是一名飞行员,受到他的影响,我也想当一名飞行员。”2012年,她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习飞行理论,次年到美国学习飞行技术,2014年进入东航,一直从事公务机飞行。

  90后飞行员 徐藤泽慧 供图

  “我有时也会和爸爸聊起国产飞机,他说他快退休了,可能没机会飞国产飞机了,但他希望我有一天能驾驶国产飞机翱翔蓝天。”徐藤泽惠说。

  “我想过的,目前我要先把自己的机型飞好,等ARJ21的学习手册出来了,我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关注的。” 徐藤泽惠坦言,自己还处于飞行时间的积累期,但这并不影响她对国产飞机的向往,“有事没事我也去向那些有经验的机长‘偷师’,打听ARJ21的最新情况”。

  ARJ21交付纪念机票 中新社 殷立勤摄

  “目前我还是一名公务机副驾驶,距离能改装飞ARJ21飞机还有漫长的学习之路。但我会朝着这个目标一直努力。作为一名中国飞行员,我非常期待驾驶国产ARJ21飞机翱翔蓝天的那一天。”

  ARJ21交付南航 中新社 殷立勤摄

  据了解,通过ARJ21飞机的研制,我国第一次走完了喷气客机设计、制造、试验、试飞、批产、交付、运营全过程,掌握了民用喷气运输类飞机研制核心技术,填补了我国自主研发喷气运输类飞机全程实践的空白,实现了我国航空工业喷气运输类民用飞机集成创新能力的大幅度提升。

  作者:李秋莹

【编辑:黄钰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